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69章 机会(1/2)

这倒是出乎田幼薇的意料:“怎么没听你说过?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呀?”

邵璟微笑:“这一辈子那么长,着急什么?我不是说过,每天说一件事给你听吗?”

田幼薇一转眼珠子:“那我明天要听阿兰和你的事。”

邵璟下意识地眨了眨眼:“我说了没有!”

“有!”田幼薇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有事,威胁道:“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当你对不起我!”

邵璟叹口气:“多大的事,就往对不起你上头扯,行吧,我明天告诉你。今天先处理这位老先生的事。”

死了人,又是番邦的,必须往官府报,再由官府派人核实是否正常死亡,之后才能举办丧事。

邵璟先垫了钱,有条不紊地请店主去衙门报备请公差,又请跟他们一起来的中人去准备丧事需要的物品,再联系可以停灵做法事的寺庙,以及专职火葬的焚化园。

一切安置妥当,已然天黑。

廖先生听说此事,也觉着邵璟太过冒失:“朝廷现在正穷着呢,你接了这个活儿,万一那些钱被收走怎么办?”

邵璟道:“总得有人去做这件事,既然遇上了,我就全力去做。”

他这话是真心的,即便不知道后来的事,但他确实曾经沾过这位番商的光,遇着了,便是因果循环,需要了结。

廖先生叹了口气,没有打击邵璟的赤诚之心:“那你多和我商量。”

“我会的。”邵璟恭敬地给廖先生行了礼,准备回房休息。

“阿璟。”廖先生叫住他,低声道:“你要好好的,师父很喜欢你,你是一个好孩子。”

邵璟漾起一个明亮灿烂的笑容,郑重地道:“我会的,师父放心。”

这个番商的事很快传播开去,以至于次日田幼薇等人跟着廖先生一起去拜访他的番商朋友,人家立刻就把他们认出来了:“几位小友就是替混图罗办理后事的人吧?”

邵璟笑着行礼:“正是在下。”

田秉生怕邵璟会把持不住,也忙着道:“还有我。”

“不错。但你们打算怎么做到这件事呢?”卷头发绿眼睛本地名叫宋如海的番商,笑着给邵璟和田秉斟了茶。

邵璟知道田秉不清楚里头的门道,便没管长幼,自己先说了:“我写了一份建言书,您先看看。”

宋如海接了建言书,见是写给市舶司,禀明此事的同时,建议使人送归混图罗以及其资产的事,下方还留了白,就问:“这是?”

邵璟道:“诸位算来都与混图罗同是异邦人,他自己也该有同乡吧?只我一人留名不妥,还请诸位一同留名,做个见证。”

这又是他的缜密之处,朝廷倚重市舶司的税收,离不开番商的贸易往来,越多番商和货物进来,就越能挣钱。

市舶司每年都要宴请番商,并请番商多带人过来做生意。为了招商,朝廷势必不会冒这个险,为了这么一个人的钱财,断了更长远的财路。

只靠他自己人微言轻,加上这些有头有脸的大番商,效果完全不一样。

“你考虑得很周到。”宋如海很是赞赏,又问田秉:“你打算怎么做呢?”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总裁的重生小娇妻将军策:嫡女权谋我以新婚辞深情重生之一品郡王妃重生校园:天下男神皆炉鼎魅世家族系列6:施罂VS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