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百六十三章 我命由我(1/2)

离歌目送伽罗离开后,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知道太阳打在她的眼睛上,她才恍惚的回过神来。

她略有些艰难的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那一张信纸,双手颤抖得厉害,明明信纸就是折了几折的问题,放在平日里,分分钟就翻开了。但是,此时此刻她却废了好大的气力才摊开来。

只见那信纸上的字迹很是娟秀,但是所透露的东西却仿佛一只冰冷的手紧紧的掐着离歌的喉咙。计划赶不上变化,大抵说的就是她现在的情况。

心中就提及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就是楚煜身患寒毒,已经毒发过了,容泽早前一直在外寻找两味药引子,无功而返;第二件事情就是楚煜现在每天食用的膳食里都含有诱发寒毒加深的物质,而且已经食用多时,如果想要救他,需要看她的诚意。

离歌猛的攥紧了手中的信纸,提着裙摆便要往外冲去,脑海中尽数都是楚煜的身影。然而刚到门口,士兵持着长枪拦住了她。

“皇后娘娘,你现在不得随意离开这里。”

离歌这才恍然回过神来,她缓缓的转过了身去,只见远处的回廊上,蒋雨荷正由宫人搀扶着矗立在那里。

离歌从来没有这一刻这样的愤怒过,她踏着冷冽的步伐朝她走去。蒋雨荷听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脸上露出了一抹阴测测的笑容。

“凌安阳,绝望吗?是不是感觉到……”

“啪~”一声清脆的掴掌声打掉了蒋雨荷所有的声音。离歌目光冷冽的看着眼前面目全非的蒋雨荷,寒声说道:“你们最好祈祷他不会有什么事情,要不然我要你们连同整个商丘给他陪葬。”

“凌安阳,你以为你是谁啊?”蒋雨荷捂着自己麻木的脸颊,面目扭曲低吼道,“你许是还不知道吧,你身上被我下了蛊,时日不多了,而我拖着这副残躯苟延残喘着就是为了等你一起给我陪葬。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横呢,锦元国安阳公主的身份吗?还是商丘国皇后娘娘的身份,呵~”

“你说什么?”离歌惊诧的看着蒋雨荷,沉声道,“你给我下了蛊?”

“怎么?你不信吗?”蒋雨荷肆意的笑了,“你以为你现在天天吃的补药是真的补药吗?那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那是给你续命的。你都不知道,如果没有那些药,你估计肚子估计已经烂完了,哪里还能吃好喝好。凌安阳,这一双眼睛,我也不算白赔进去,哈哈~”

离歌闻言,浑身一震,不禁想到了之前自己食欲不振,腹部肿胀的时候,也是从那时候起,她吃起了药,偶尔伽罗还要给自己针灸。她曾笑道过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了,为什么一觉醒来自己就成了药罐子了。不过,伽罗说那只是自己心病的问题,所以才导致身体虚弱,药是补药,针灸是调理,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蒋雨荷,你以为我还会信你的话吗?”吃过一次亏了,离歌不打算在同一地方跌倒两次,就算是真的,任何难过和不甘都不该在蒋雨荷这边袒露,那无非一个结果——亲者痛仇者快。

“凌安阳,你不信的话,可以灸甘草一寸嚼之,咽汁随之吐出,便是中毒。”蒋雨荷以为离歌是不信,咬牙切齿的说道,“当然,你也可以不信,反正你也活不久了,我苟延残喘,你也别想好到哪里去。”

“然后呢?”离歌讥讽十足的看着她,不能理解她到底是何心思,在此之前,她们根本就没有任何交集,但是,突然爆发的出来的她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伤害了她一样,“我自认没有得罪过你,且不说我帮你并且收留你的事情,单是平日里我也待你不薄……”

然而离歌的话还没说完,蒋雨荷已经厉声打断了她的话:“凌安阳,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吗?你一定不知道,我最讨厌你就是这副慷慨善良的恶心模样。既然你那么善良,那么怎么不见你把陛下让给我,啊?反而是在发现我爬上了龙床后,一巴掌,一巴掌的招呼我。凌安阳,你也不过是表里不一的戏子。”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少年爱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古穿今之皇后娘娘快穿之基佬撮合系统Hi,我的萌系小甜妻御用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