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章 居安思危(1/2)

洛子城仿佛意会了什么,他收回目光,冷凝的看了离歌一眼。对于他的冷眼,离歌报以最甜美的笑容,实力演绎气死人不偿命的无赖之徒。

与此同时,伴着公公很有穿透力的声音,祭月宴正式开始了。但见远处的回廊徐徐走三两排宫女,个个容貌绝佳,但见她们手捧金盏,里面盛放着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或色泽光鲜的水果,或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或精美香甜的糕点……

不稍片刻,她们前面原本只有茶水的矮桌便摆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美食,离歌虽然很想控制自己的眼睛,但是作为一名货真价实的吃货,她实在挪不开眼。

她匆匆扫了一眼洛子城已经无限失意的模样,决定美食在前,今日就不落井下石了。

然而,正当离歌在想要一会儿要从哪里下手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骤然放大的俊脸。

“呵呵~安阳,你是饿死鬼投胎呢?”邬容璟气死人不偿命的声音传来,被吓了一跳的离歌翻了一个白眼,气恼的推开他的脑袋。

“邬容璟,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吗?你好好的位置不坐着,跑来我这边干什么?”

离歌生前其实很爱美男的,尤其是邬容璟这样的“娇贵”的小受模样。但是,此时她却表示,他太聒噪了。

B{"%正E/版首发mg~

因为心思都在了桌上的美食,以及邬容璟的挑衅中,导致离歌都忘了旁边还坐着一个洛子城,她张牙舞爪的看着邬容璟。

不过所幸洛子城什么心思都没有了,虽然看着离歌的模样和性格和以往大相径庭,可是不再缠着自己了,他才懒得管她变成了什么样,反正不关他的事情,一点也不影响他对她的厌恶。

“嗤嗤~你这丫头脾气真是越来越不好了,以前虽然脸臭了一点,但是至少还是个假淑女。”邬容璟撇了撇嘴,然后示意离歌看向舞台上翩翩起舞的舞伶,“你看看人家,在看看你自己,一点女孩子的娇媚都没有。”

“呵~”离歌送了他一记冷笑,“那也得看人才是,对你,哼哼~”她送了邬容璟两声“哼哼”。

正当两人嬉闹的时候,台上突然传来一道放荡不羁的声音:“父皇,你前些日子不是说想要看看孩儿的武艺是否真的有所长进吗?这些节目无趣的很,何不今日让孩儿同宫里的高手过过招,助助兴。”

说话的是一个大约19岁的少年,锦衣华服,长得挺漂亮的,就是行为太过羁荡。

凌湛,俞贵人之子,同离歌一样,少年丧母,行为乖张,不过却很聪明,所以皇上对其是又爱又恨。按着她写的,其实在大众皇子之中,凌湛是最深的皇上心的,因为不论是聪明才识还是武艺造诣,他的悟性都比其他皇子高出一筹。

大皇子凌琰虽然也不差,但是性子太过内向;二皇子凌珏则是太过阴冷了;四皇子则太过温顺……这般看来,反倒是凌湛更适合储君之位,加上皇后膝下无子,凌湛又是她抚养长大,有了这层关系的加持,凌湛在宫中的呼声更高。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少年爱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古穿今之皇后娘娘快穿之基佬撮合系统Hi,我的萌系小甜妻御用兵王